热门关键字: 神界 李道纯 巫毒教 穆斯林 海南 神道
当前位置 : 神界网 > 影视 > 正文

漫谈宗教电影:禁忌与信仰的火焰

    分享到:

点击:


      日前,梅尔·吉布森的《耶稣受难记》在全美热映,不到两星期便狂卷2.5亿的票房,从而成为今年最大的一匹黑马,甚至有可能问鼎全年总票房的冠军,而之前有关宗教题材的电影却往往是人们眼中的异类,不是成为票房毒药就是成为教会及其信徒们攻击的目标,无疑,《耶酥受难记》的出现是一个好的兆头,至少它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宗教电影也可以像商业大片一样进入人们的主流视线。

      所谓的宗教电影,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以圣经为蓝本,将那些人们熟知的人物故事影像化,再加入适当的想像和虚构。另一类电影则是以基督教教义及神职人员的宗教行为为中心,相比之下,前一类电影占了更大的比例,从无声片时代开始,圣经就成了这批痴迷于宗教的电影导演的葵花宝典,而基督耶酥则成了他们最为青睐的一个形象,至今已有无数部关于耶酥的电影问世,其中的代表作是西席·蒂密尔的《万王之王》,保罗·帕索里尼的《马太福音》以及诺曼·杰维逊的《万世巨星》。

      在这些片子里,耶酥往往被塑造成一个完美精神的化身,慈爱,仁忍,拥有虔诚的信念,旺盛的情感及执着的殉道精神,但70年代后,这种耶酥的形象开始被一些人所厌倦,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马丁·斯科西斯,他的《基督最后的诱惑》也成了有史以来最具争议性的一部宗教电影,在片中,耶酥被塑造成了一个拥有七情六欲的凡人,怯懦,犹疑,耽于幻想,而犹大则被塑造成一个敢作敢为,忍辱负重的强者,很显然,马丁·斯科西斯渴望在耶酥身上寻找一种神性与人性的平衡,同时,他似乎也想传递一种观念——人人都可成为耶酥,做自己的弥赛亚(救世主),同时,他也从宗教本质上提出了自己的一个疑问——究竟何为殉道,是让自己的生命留在十字架上还是以复活的方式遁入一个世外桃源,可以说影片从根本上颠覆了人们心目中耶酥的形象,所以一经公映便掀起轩然大波,马丁·斯科西斯身上,也因此交织了各种疑虑的目光——他究竟是一个无聊的说谎者,还是那个唯一看得清“皇帝新装”的孩子。

     



      吕克·贝松的《圣女贞德》同样以一种人性化的角度塑造了一个殉道者,在片中,我们看到的贞德不再是那个熟悉的女英雄,与斯科西斯的耶酥一样,吕克·贝松也将他的贞德塑造成了一个平凡的女孩子,天真,脆弱,有种种欲念与情感的冲突,唯一不同的是在她心中存在着一种信念,坚信自己的行为是来自于一种神的力量的召唤和指引,正因为这种信念的存在,她的死才成为一种殉道和救赎,在最后的行刑架上,她还被带上一顶草冠,以示她拥有与基督一样的荣耀。

      西席·蒂密尔的《十诫》是迄今最具有史诗风范的一部宗教电影,片长217分钟,影片讲述了当年摩西统领以色列人逃出埃及的故事,片中的场景十分壮观,其中的“大迁徙”,“过红海”等场景后来均成为电影史的经典。西席·蒂密尔从刚入行便开始对圣经电影着迷,除了《十诫》和《王中之王》,他还于1932年完成了探索基督教早期历史的电影《十字架的标志》。

      另一个对宗教电影极度痴迷的是意大利人帕索里尼,只不过他对宗教的态度是一种极端的批判和反抗,早年便因为电影《软奶酪》中的“渎神”行为而被监禁四个月,后来在《十日谈》及《坎特伯雷故事》中更是对神职人员的伪善,荒唐行为进行了无情的嘲弄,可以说他一生都致力于与种种清规戒律做斗争,是个十足的愤青。

      当然,也有些人喜欢拿宗教开开玩笑,早期的奥斯卡得奖电影《与我同行》(Going My Way)便讲述了一个十分荒诞滑稽的故事,一个年轻牧师被派到一个贫穷的教区传教,结果却将街上的一群孩子训练成了一个唱诗班,后来的《修女也疯狂》就取材于这个古老的喜剧版本。而在帕索里尼的《十日谈》和《坎特伯雷故事》中,也有很多荒谬的,神经质的笑料,凯文·史密斯的《教条》(Dogma),则演绎了两个被贬入凡间的天使,不择手段返回天堂的混乱故事。

      还有一类电影,喜欢以宗教的名目构造宗教以外的故事,借以表现现代人的情感及精神困惑,其中最经典的一个例子就是波兰大师基耶斯洛夫斯基的《十诫》,影片以摩西当年刻在两块石板上的“十诫”为母题,讲述了10个发生在当代的故事,影片充满了宗教化的思辩及神秘的宿命指向。而大卫·芬奇的《七宗罪》,则借用了圣经中“罪”的意念,影片的英文名字就叫“七”(Seven),“七”在圣经中一直是一个无比神秘的数字,上帝用了七天创世,亚当用第七根肋骨制造了夏娃,魔鬼撒旦一共有七个门徒,后来这七个门徒又被演绎成“七宗罪”——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饕餮,淫欲。影片用完全现代的手法为这原始的“七宗罪”寻找了一个生动的诠释。而默片时代的德国电影大师弗里茨·朗,则善于以一种隐晦的方式将宗教精神渗入到他的故事结构中,在《大都会》(Metropolis)里,男女主人公仿佛成了耶酥及圣母玛利亚的化身,统领一帮信徒在一个幻想的未来世界中寻找生命的真谛。近年来,新揭示的“圣经密码”之谜又成了好莱坞电影导演的新宠,罗伯特·马凯莱利的《最终密码》及乔纳斯·麦柯德的《圣经密码战》中都涉及了这个“圣经密码”的秘密,以及圣经中所渲染的“末世”观念。

     

     



      与基督教相比,东方的伊斯兰教与佛教并没有留给我们太多的影像记忆,或者说我们很少能看到有关伊斯兰教与佛教的电影,一方面是因为以好莱坞为中心的西方一直是世界电影的主流基地,另一方面则和东方人固有的隐晦个性及神秘禁忌有关,你无法想像东方人会将自己信仰的宗教编造成一个血淋淋的故事。这是一种宗教观念与态度的不同,但从总体上讲,宗教电影依旧存在着一种良性发展的可能性,就像在《耶酥受难记》中,我们享受了感官刺激,也找到了一种触及灵魂的力量,也许从这部电影中,我们可以看到宗教电影可期的未来。而真正的问题是,它究竟应当带给我们什么样的东西——是禁忌的恐惧,还是信仰的愉悦?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验证码: 验证码
    查看所有评论
  • 赞助商支持
  • 推荐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