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神界 李道纯 巫毒教 穆斯林 海南 神道
当前位置 : 神界网 > 派别 > 正文

台湾竹联帮传奇兴衰历史及代表人物简介 台湾黑帮政治史华人社会的黑帮传奇竹联帮与江南案

    分享到:

点击:

    若不考虑其从事业务多半非法,50多年前由一群少年创立的竹联帮能成为华人圈最大帮派,单就企业管理角度来看,堪称“创业成功”的典范。

     


     

      2007年10月18日,在香港病逝的“竹联帮”前帮主陈启礼的遗体运回台北并举行了盛大的葬礼。


      几十辆奔驰、宝马开道,各路黑帮分子现身,上百警察出动……


      这些原本只在警匪片中出现的镜头,却在台北街头真实上演。


      2011年5月,台湾“四海帮”前帮主蔡冠伦昏迷在自己的车上,送医后宣告不治。5月16日,蔡冠伦公祭,现场有近1500名黑帮分子,香港、日本也有帮派代表,著名导演侯孝贤夫妇更身居其中。更特殊的是,现场还有台湾“总统”马英九、“行政院长”吴敦义致赠的挽联。侯孝贤与蔡冠伦的渊源始于2007年,侯的女儿侯蕴华嫁给蔡冠伦儿子蔡君飞曾引发媒体关注。


      不过蔡冠伦的葬礼在“道上”算不上最为风光。2007年,“竹联帮”大佬陈启礼病逝于香港,骨灰移回台湾安葬,不仅有时任地区领导人的陈水扁等政客的挽联,由“立法院长”王金平担任治丧委员会荣誉主委,致祭的黑白两道人士估计达两万人。这场葬礼被称为世纪葬礼,几十辆奔驰、宝马开道,各路黑帮分子现身,近500名警察出动维护秩序,耗资超过2000万新台币。


      陈启礼可谓蓝绿通吃,除了国民党人王金平外,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集人柯建铭也被列为治丧委员会荣誉主委。柯建铭称,他和陈启礼本来就是多年的老友,他名列治丧委员本来就是很自然的事。同时新党主席郁慕明、“立委”刘文雄、蔡豪、周守训、林文郎、罗志明,台北市议员李新、陈玉梅等都一一出席。


      上世纪90年代,民主化初始,各种选举需要资金和人脉支持。台湾一批黑帮大佬借此深入政界商界,逐渐“漂白”,而台湾政治人物为了获得黑道势力的支持,也与黑道大哥建立“暧昧关系”。这些台面下的事平时深藏不露,但在黑道重量级大哥的葬礼上,前来祭奠的台湾政要之多,便可见一斑。黑帮向政坛渗透成为90年代台湾民主转型的阵痛,被称为“黑金政治”时代。


      随着台湾民主不断成熟,台湾进行了多次“打黑”,但同时也给不少帮派释出更多“漂白”空间,不少黑帮大佬转型著名企业家,甚至成为政客,竹联帮等台湾黑道势力似乎已经成为远去的名词。竹联帮这个著名的黑帮依然存在,虽然影响远不如鼎盛时期,但成员仍然超过千人。若不考虑过去其从事业务多半非法,50多年前由一群毛头小子创立的竹联帮,能称为华人圈最大帮派。而“漂白”后,单就企业管理角度来看,堪称“创业成功”的典范。


      台湾黑帮起源


      日本殖民台湾时代,由于警察权力甚大,黑帮在台湾的发展十分缓慢,只有一些地域性的“角头”(黑社会老大),在邻里附近经营某些特殊行业。1949年,国民党政府在内战中溃败,不少江湖大佬离开大陆,但多半逃至香港,来台的人数不多,也没有形成势力。因此在迁台初期,各地江湖生态基本维持“小诸侯”各据一方的局面。


      200万外省人移入,对台湾黑道的影响,反而是在50年代中期之后出现,而且主角不是大人,是一群当时十几、二十来岁的大孩子。


      在艋舺、万华等繁华的商业区,这些地位之于台北,就像香港的庙街一样的地域,是城市最早的街市。五六十年代的艋舺,闽南人祭拜的清水祖师庙和类似日本江户“游廊”式的红灯区并立,那里也是年轻人聚集的地方。起初,本省青年在这里释放无处安放的青春。早在日据时期,台湾本土青年组成的帮派已经在这座岛屿上林立,本土黑帮文化继承自日本浪人文化,本地“角头”(黑帮老大)间井水不犯河水,江湖生态基本维持“小诸侯”各据一方的局面。此后,更为团结的“外省人”黑帮开始进入,与本土黑帮对抗,想夺取艋舺管辖权。这样的生态一直持续到上世纪80年代末期,钮承泽导演的《艋舺》里描述的种种黑帮之间的“战争”在这几十年,不断在这些社区上演。


      竹联帮曾名噪一时,并与台湾情治部门共同执行了“江南案”。图为2007年陈启礼的葬礼现场。


      “立法院长”王金平担任治丧委员会名誉主委,致祭的黑白两道人士估计达两万人。


      竹联帮与四海帮是所谓“外省挂”帮派的两大势力,都是1950年代所谓“太保学生”逐渐形成的帮派,成员多半是外省籍的眷村子弟。其中四海帮成立于1955年,地点相传是在台湾大学校园内。而竹联则成立于1956年,但因组织不断发展整并,所以确实的成立时间其实很难定义。由于成立地点在台北县中和乡的竹林路(今属新北市永和区),因此以竹林联盟为名,后来就简称为竹联帮。


      早年的竹联与四海,都只能算是不良少年打架闹事的组合。当时台湾的警察局设有“少年队”,其中台北市警局少年队长鲁俊,是当时警界的传奇人物,作风“恩威并施”,颇让这些太保学生服气。被抓到少年队的不良少年,当然免不了一顿体罚,但许多人也被鲁俊劝入正途,要他们“与其私斗,不如公战”,因此投身军旅。


      其实这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台湾外省家庭男生的普遍情况:他们的父亲往往人在军中,没法好好管教孩子,眷村生活的群居背景,都使这些大男生倾向于抱团以免被人欺负,或者去欺负别人。相较之下,本省籍的不良少年很快进入自己居住地的小团体,没有地盘的外省不良少年,就得“自食其力”,于是原本纠众而成的小组织,就逐渐变成大组织。


      随着他们逐渐长大,有些功课较佳者还是回到“正途”,日后成为留美学者;有些功课差的在父母师长的劝诱与逼迫下,念军校成为职业军人;也有人因为在江湖上走得太深,或是因违法被捕,再也回不到正路上去,“混帮派”就成为终生职业。


      四海帮在台北市起家,初期成员又不乏达官贵人子弟,一开始声势高于竹联,但也因为过于出风头,遭到警方的强力取缔。竹联帮此时趁机越过淡水河从郊区进入台北市,并且不断吸纳其他眷村帮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验证码: 验证码
    查看所有评论
  • 赞助商支持
  • 推荐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