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埃及 西游 38 306 神界 李道纯
当前位置 : 神界网 > 名人 > 正文

金三角头号大毒枭坤沙自建国家的传奇经历 探访泰国毒枭坤沙大本营旧址

    分享到:

点击:

    虽然是13条人命案才把糯康推进国际视野,但其在当地的名声却早已显赫,观察其整个成长、发迹和灭亡过程,其实有着典型的“金三角特色”。而提起“金三角”,则不得不提风云一时的“金三角”头号大毒枭坤沙,上个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初,他控制着“金三角”的毒品制造与流通,被人们称作“世界第一毒枭”。据了解,糯康也曾是坤沙的一名手下。

      从“小贩”到“毒王”

      坤沙于1933年出生于缅甸掸邦莱莫山弄掌大寨,其母是中国人,父属缅甸掸族。他有三个名字,中文名字叫“张奇夫”,缅甸名字为“关约”,“坤沙”则是泰国名字。

      上世纪50年代初,坤沙混迹于流窜掸帮的国民党残部中,学会了一些军事常识和技术。后来,他组织了一支小小贩毒武装。

      1962年,坤沙向缅甸政府宣誓效忠。获得合法身份后,他一方面在自己的控制区大力发展罂粟种植,建卡征收毒品过境税,建立吗啡和海洛因提炼厂,直接生产和销售毒品;另一方面他击败和收编各小股贩毒武装,扩大自己的势力。

      1967年坤沙贩毒集团与大毒枭罗兴汉大战一场,得胜后他控制了“金三角”70%的毒品生产和大部分贩运业务。

      此外,坤沙在缅甸和泰国均拥有土地、房屋和其他产业,又委托其亲人在泰国的曼谷、清迈和夜丰颂等地为他化名经营珠宝商店。在他的几名大小老婆中,据说有一人是缅甸曼德勒的拥有捕鱼船队的女富翁。坤沙还将儿女都送到美、英和澳大利亚求学。

      懂治军,禁下属吸毒

      上世纪80年代,坤沙控制了长达400公里的泰缅边界线,缅甸掸邦东部与泰国清迈、清莱、夜丰颂三府接壤的狭长地带都成了他的“独立王国”。坤沙在泰国清莱府夜庄县麦开区选择了万欣德村作为其“王国”的“都城”。

      在大约10年的黄金时代里,他身边有 3000名精兵,总部霍蒙驻兵6000人,掸邦从南至北还有约两万人的武装也由他指挥。

      坤沙治军威恩并重。他本人像个白面书生,并不凶神恶煞。虽识字不多,却颇尊重“读书人”。据称他对其同伴讲义气,对掸族人重感情,待人随和,甚至常嘘寒问暖以示关怀,颇有些草莽英雄的气概。

      尽管坤沙贩毒无数,却不准其部下吸毒,他本人也早已戒毒,作为表率 ,并规定任何人发现其部下吸毒均可当场处决。

      建立国家自任总统

      坤沙能在“金三角”崛起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巧妙地利用了“金三角”长期存在的民族问题和民族矛盾。

      坤沙1969年曾被缅甸政府诱捕,其得力助手张苏泉随即把其贩毒武装更名为“掸邦革命军”,宣称要为掸族同胞的“自由独立”斗争到底,他们制毒贩毒是为“革命运动”筹措“经费”。这样,坤沙转眼之间就由“鸦片大王”变成了“民族英雄”,因此,坤沙虽然遭受缅甸政府军的围剿,但却博得掸邦反政府人士的拥戴和赞誉。

      1994年,坤沙公开宣布成立掸邦共和国,他自任总统。他的军队叫掸邦革命军,他用贩毒得来的钱不断更新武器装备,其武器先进程度一直高于缅甸政府军。

      美悬赏200万美元缉拿

      1993年11月,缅甸政府军开始对坤沙领导的蒙泰武装发动攻势,先后占据了坤沙的一些据点。此时的坤沙年事已高,开始无心恋战。61岁时,坤沙曾表示愿意向缅甸政府投降。他说,自己想隐居乡里,养鸡种菜,安静地度过余生。当时,美国正悬红200万美元缉拿他。

      1995年12月,政府军对坤沙采取新的军事行动。1996年1月5日,坤沙领导的蒙泰武装开始向政府投降,到18日,共有 9749人向政府缴械,共交出轻重武器6004件,其中包括地对空导弹。当天,他出席在他总部洪孟举行的受降仪式。此后,坤沙便隐居于仰光。

      2007年10月26日,坤沙在仰光逝世。暂不知其死因,也有不具名的缅甸官员透露坤沙是于2007年10月28日逝世,死后被火化。据《新快报》

      观察

      金三角糯康还会“重生”?

      真正的武装集团和大毒枭毫发无损

      熟悉金三角事务的云南知名网友“边民”表示,糯康落网并不意味着湄公河从此安全了,还得考虑其同党的报复以及其他武装势力和贩毒势力偶尔效仿一次糯康行径 ,“因为土壤还在,基础还在”。

      他表示,无论武装力量,还是毒品贩卖,糯康其实只是金三角的一个小角色,这次13条人命案才把他推进公众视野,中国公安部将其夸大为“金三角大毒枭”、“特大武装集团”,会误导公众以为解决了糯康便能使湄公河、金三角平安了,而实际上真正的武装集团和大毒枭毫发无损。

      不过边民也承认:“糯康落网的确能起到杀鸡儆猴的示范作用,宣告了糯康的冒险模式不可行,特别是中老缅泰四国所表现出来的决心与合作,等于给出明确警示:效仿糯康死路一条,伤害中国人必被清算。”

      湄公河流域和金三角地区各种利益复杂交会,多方力量盘根错节,既有地方势力的争斗,也有国家之间的博弈,显然不会因为糯康的覆灭而彻底改变,同时“以毒养军,以军护毒”的各种地方武装依然存在,即金三角的毒品宿命无法改变。

      一名金三角人士表示,现阶段看不到湄公河的绝对安全,毒品、赌场仍会继续发展,船运贸易也会逐渐恢复,但现在湄公河上已有传说“老挝抓到的只是糯康的表弟”,预示着下一个糯康的出现时间应该不会太长。

      那么,湄公河和金三角的问题还有彻底解决的可能吗?边民认为,解决问题的核心在缅甸。缅甸国内局势近期的变化已经引起金三角地区的关注。一名金三角人士表示,如果缅甸政府像媒体报道的那样,走新政、走民主,让缅甸成为一个统一、正常的国家,包括妥善整编类似佤邦联军、南掸邦军等地方民族武装,金三角滋生糯康式冒险家的温床将被消解,复制糯康的可行性进一步降低。
     

    个人评价

    接触过坤沙的人认为,坤沙本人颇具个人魅力,他长相斯文,很讲义气,并且很随和,尤其尊重“读书人”。
    但是世界各地的反毒品人员则称坤沙为“死之王子”,他们指责说,坤沙及其组织从事贩毒、暴力、谋杀、暗杀及贿赂等活动。上世纪80年代,美国曾经估计,美国本土的海洛因有60%是在坤沙控制的地区进行提炼的,美国曾为坤沙悬赏200万美元。前美国驻泰国大使威廉·布朗称他为“全世界最可怕的敌人”。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验证码: 验证码
    查看所有评论
  • 赞助商支持
  • 推荐品牌